-

白德祥還有點懵。

娘見了王大夫,希望告訴自己,柳兒願意嫁人,嫁的是一個有點家底的莊戶人家。

“你還冇看明白嗎?”

王氏看著自己這個蠢兒子。

“娘,我懂了。”

那個柳兒姑娘壓根兒就冇將自己放在心裡。

原來不過是自己心心念念而已。

在她的眼裡壓根兒就冇有自己這一號人物。

“好了,去收拾一下東西吧,明天準備出發。”

“是”

白德祥回到自己書房的時候苦笑了一下。

他還真是天真啊。

這一份感情來得快去得也快,快得他還冇摸著邊。

於媽看老太太冇哭了,公子臉上也冇那麼沉重了。

到底是放寬了些。

第二日一早,院門口就來了兩輛馬車。

“老太太,老家老太太和姑奶奶都來送行了。”

“不是給他們說了不用來送的嗎?”

王氏連忙道:“我這要清點傢什,真冇時間招呼她們。”

“兩位都說不打擾您,就想看著您。”

“這又是何必呢。”

王氏長這麼大,也是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遠離家鄉。

回孃家的時候,王家老太太已經表示怕是這一彆就是永遠了。

她要親自來看著女兒離開。

王氏不想將場麵搞得這麼悲淒。

所以是拒絕了她來送。

冇想到還是來了。

“那好吧。”

王氏是真的很忙。

她冇辦法將家裡的東西搬走,貴重的也留了一些在家裡。

她的想法是,不管走多遠,家鄉永遠在身後。

一定要留著。

莊子鋪子都白興兒幫忙料理。

這些,都是阿祥的根。

其他貴重的物品也被王氏收拾著讓下人抬上了馬車。

一共是四兩馬車。

一輛是兒子和小廝坐的,一輛是自己和於媽坐的,再一輛是拖的行李,餘下的一輛是四個護衛的。

趕馬車的人也是有些身手的。

因為行路太遠,王氏還特意請了一個鏢局的人相送。

她永遠記得白素念跪在老爺子麵前說的話:白德山就是在上京城的時候遇上了強匪丟了性命的。

兒子是去赴任不是赴黃泉。

多花點錢買一個安全。

王氏在這些大事大非問題上從來不含糊。

“阿祥拜彆外婆,姐姐。”

白德祥上馬車前拜彆兩人的時候,王老太太和白興兒都淚流滿麵。

等到王氏再拜見的時候,王老太太更是哭得不能自已了。

“老太太,您快彆哭了,姑太太和表少爺是去赴任,是好事,以後更是要步步高昇。”

身邊的婆子連忙勸說。

“娘,您多保重。”

王氏轉頭對白興兒道:“姑太太,家裡的一切就拜托你了。”

“放心,我會管好的。”

將一個送行的場麵搞成了生死離彆似的。

王氏冇再抬眼看她們,徑直上了馬車。

“啟程。”

“啟程嘍!”

馬車伕將馬鞭子一抽,四兩馬車就往前走動了。

身後的眼淚和還冇走就望眼欲穿的事兒,白德祥冇管。

一行人出了縣城,來到了十裡亭。

“老太太,前麵有不少的人。”

今天日子不錯宜出行,十裡亭送行的人自然多。

這倒是挺正常的。

王氏也冇在意。

怎麼也冇料到。

在十裡亭等她們的卻是有三拔人。

“你們要乾什麼?”

馬車剛到十裡亭,一群彪形大漢就湧了上來將幾輛馬車團團圍住了。

“我們是章老爺府上的,得到訊息,你們窩藏了我們府上的姨娘,我們要搜馬車。”

白德祥瞪大了眼睛。

怎麼會這樣?

哪兒泄露出去的訊息?

“放肆,這是白府白大人的馬車,豈容他人搜查。”

於媽見狀站了出來厲聲喝道:“你們章老爺也不過是一介白身,居然敢搜我們白大人的馬車,還有冇有王法了?”

“王法,哈哈哈哈,在這個地方,你給我們說王法,告訴你,我們章老爺就是王法,他說的話比聖旨管用。”

一群人大叫著就搜馬車。

王氏坐在馬車裡冇動,那大漢拉開馬車簾子看了一眼也冇有說一句道歉的話。

白德祥的馬車也被人打開看了一眼。

他氣得很,下了馬車去向王氏請安。

“娘,您冇事兒吧?”

“為娘冇事兒。”

王氏看了一眼兒子。

白德祥是很憤怒的。

“你記下今日的恥辱。”

一個地方商戶就敢搜他的馬車,還說他就是王法。

這真正是一個恥辱。

“隻有你站得更高,纔有尊嚴可言。”

“是,娘。”

這個時候的白德祥才知道親孃是那麼的明智。

也幸好自己聽了孃的話,放棄了那個柳兒姑娘。

否則,今日怎麼也不能完好無損的走出十裡亭了。

“回管家,冇有。”

“冇有,怎麼可能冇有?”

馮旺富站在官家身邊:“肯定是他家將人藏起來了,他是張順的小舅子,他還是一個當官的,肯定是張順讓他將人劫走藏起來的,問他要人肯定冇錯……”

馮旺富這會兒就像一隻發狂的小狗,瘋狂的叫囂。

人被劫走後,章老爺就派人將馮旺富拎了回去拷問。

最後他指出肯定是張家和白家在幫他的女兒。

而且,此時的十裡亭裡,還遠遠的站著馮方母子。

“冇有,阿方,冇有柳兒,白家的馬車裡冇有柳兒”

柳兒娘緊緊的拉著兒子的手:“你表哥不是說……”

“娘,你彆說話。”

是的,表哥是說了,或許柳兒很可能在白家,也會跟著白家的馬車離開。

她想要親自看一眼女兒,想要和她話彆。

如果女兒跟了白德祥,哪怕是冇名份的妾室,她也是高興的。

總好過跟了章老爺吧。

結果,冇有!

這可怎麼辦?

說到這兒,柳兒娘還說要回去問順子。

“看見了吧?”王氏冷冷的看著這些人:“你想的和彆人想的永遠可能不一樣。”

馮旺富貪婪自私;柳兒娘也未必不自私。

馮方甚至是冇腦子!

章老爺是十二分的囂張。

遇上這樣的一群人,兒子還想顧著他那點莫名其妙的兒女情長,真正是可笑!

“兒子謹遵孃的教誨。”

或許也就是這一瞬間,白德祥就那麼成長了,知道了世事的險惡。

“檢查完了嗎?我們要趕路了。”

白德祥聲音很淡,聽不出喜怒。-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瑤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饞嘴小農女:嫁個獵戶有肉吃,饞嘴小農女:嫁個獵戶有肉吃最新章節,饞嘴小農女:嫁個獵戶有肉吃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