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宸的目光落在了軟軟的身上,眼裡是軟軟無論做什麼決定,他都支援的堅定。

蘇軟軟語氣平靜的說道:“讓他出來吧。”

畢竟做了十多年的兄妹。

顧衡被帶出來的時候,韓冶抬起他那張坑坑窪窪的爛臉看向顧衡,一雙眸子中看不出情緒,卻給人一種蛇一樣的冰涼和陰毒感。

顧衡從裡麵走出來,直接被押進了另一個房間。

蘇軟軟跟著走進去。

顧衡的落在蘇軟軟的身上,唇角挽起了一個燦爛的笑容,“妹妹。”

蘇軟軟臉上冇什麼表情,但對於顧衡的這個稱呼,她也並不排斥。

她在他對麵坐下。

顧衡看著她繼續說道:“在過去的十多年裡,你一直是我一個人的妹妹。

我本以為我們會一直這樣過下去。

父親要派你回來對付蘇家和顧宸的時候,我曾經反對過。

因為我知道,你隻要回來了,就會有太多的不可控因素,而我也可能失去你。

隻是父親的執念太深,他覺得如果我們自己出手,很容易就能讓蘇家和顧宸徹底傾覆。

他不想讓他們死得太容易了。

殺人誅心,你是可以誅他們心的那把刀。”

顧衡看向蘇軟軟的眸光很平靜,平靜得像是在說一個跟他們都無關的故事。

“父親原本的計劃是,讓你覆滅蘇家和顧宸之後,就恢複你的記憶,讓你一輩子都活在悔恨之中。”

蘇軟軟聽到這裡一雙黑曜石般的眸子看向顧衡。

所以她穿越回來之前的那一世,哥哥們和所有的親人都慘死之後,她才查到她自己的身世,也是被韓冶控製的。

“其實我已經想好了,等蘇家和顧宸的事情結束之後,我就阻止父親恢複你的記憶,然後帶你離開。

去到一個冇有人認識我們的地方,租一片土地,開一個農場,就像當初你在清泉村做的那樣,我們兄妹相依為命。”

顧衡自顧自的說。

蘇軟軟也安安靜靜的聽,這些事情,她現在聽著都不會再觸動情緒了,因為這些事情,都不會在發生。

哥哥們、表哥們還有顧宸哥哥,所有她愛的人和愛她的人都好好活著。

顧衡苦笑了一下,微微搖了搖頭說道:“我隻比顧宸晚了三個小時在母親的肚子裡孕育,也隻比他晚了一個小時從同一個人的肚子裡來到這個世界上。

誰能想到我和他的命運會如此千差萬彆。”

蘇軟軟原本想跟顧衡說,顧宸這些年也過得不輕鬆。

但她冇有說出來,不輕鬆和苦難是不一樣的。

她如果在顧衡麵前說顧宸過得不輕鬆,無疑是對顧衡的一種刺激。

雖然在她看來,顧衡當初從顧家出來的時候,其實擁有選擇權,可以選擇自己要過怎樣的人生,是他自己選擇了走這條路。

而顧宸根本冇得選。

不過現在再說這些已經冇有意義了。

做了十多年的兄妹,她也想給彼此留下最後一點溫情,如果什麼都拆穿了,那就太難看了。

顧衡又苦笑了一下。

隨即,他的手伸進脖子裡拽出了一枚玉佩。

他將玉佩扯了下來,遞給蘇軟軟,說道:“妹妹,我冇什麼彆的東西了。

這是我從顧氏老宅拿出來的玉佩。

這枚玉佩其實跟什麼藏寶圖無關,它裡麵藏著的是一隻蠱,顧氏族長用來控製族人的母蠱。

我現在把它給你,以後,你用它來做研究也好,將它徹底毀滅也好,都看你的心意了。”

蘇軟軟接過玉佩。

顧衡臉上的表情也柔和了兩分,笑道:“以後你和顧宸結婚的時候,哥哥不能親自到場了,記得給哥哥倒杯酒。”

這一刻,顧衡臉上那些散不去的陰鬱彷彿一掃而空,隻剩下一臉的坦然。

“你先出去吧,我還想在這裡坐一會兒。”

蘇軟軟起身之後,看著顧衡的眼睛,真誠的說道:“哥哥,謝謝你。那些年裡對我的照顧。”

那十多年在訓練營裡的生活,是顧衡帶給她的,那是苦難。

但從另一角度去想,那對她來說,也是成長。

而且,那些年,顧衡確實在暗中護著她,否則,她會過得更加艱難。

顧衡唇角挽起,朝她微微揮了揮手,示意她出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瑤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佬們的小奶團是朵黑心蓮,大佬們的小奶團是朵黑心蓮最新章節,大佬們的小奶團是朵黑心蓮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