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飛宇回到武家的庭院後,發現武家的人都還冇有入睡,院落裡的三間房屋燈火通明,便去敲響了武千秋的房門,將剛剛發生的事情簡單講了一遍。

“冥府的人竟然潛伏了進來,還輕易穿透了‘四靈陣’準備偷走龍淵劍?”武千秋震驚不已。

“這不是重點。”陳飛宇坐在沙發上,笑著道:“這件小事已經解決了。”

暈!

武千秋苦笑道:“這麼大的事情,你竟然還說不是重點,那什麼事情纔是重點?”

“重點是,我知道了冥府對武家滲透的具體情況。”陳飛宇語不驚人死不休。

“當真?”武千秋震驚之下,“騰”的一下從沙發上站了起來。

“當然是真。”陳飛宇說著就把從馮魁那裡探知到的人員名字說了出來。

武千秋越聽越是震驚,等聽到最後,背上已經出現了冷汗,震驚道:“你說的這些人,其中有一些在武家身居高位,他們竟然……竟然都是冥府滲透進來的?太可怕了。”

陳飛宇聳聳肩,道:“我雖然確定馮魁不敢騙我,可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名單提供給你了,至於真假,還要靠武家自己想辦法甄彆。”

“我曉得,有了這份名單,武家就足以占據主動,飛宇,多謝!”武千秋拱手,由衷感激。

“自己人,無須客氣。”

“對對對,自己人,自己人。”武千秋連連點頭,心裡一陣慶幸,幸好當初武家選擇支援陳飛宇,還有武潤月和武若君兩女和陳飛宇關係“親密”,否則的話,陳飛宇絕對不會和武家站在一起,更彆說替武家拿到這份重要名單了。

陳飛宇知道武千秋有重要的事情要處理,很快就告辭了。

武千秋把陳飛宇送出門外後,臉色立即陰沉下來,眼中有著難以掩飾的怒氣,拿起手機,給武家本脈一位信得過的長輩打去電話,打算針對名單上的人展開行動。

第二天上午,樂雲哲的屍體才被龍家的人發現,震驚之下,立即去報告了族長龍天皓。

龍天皓為之震驚,匆匆趕來後,隻見“四靈陣”裡果然有具屍體,臉上都是血,看不清楚具體的麵貌。

他臉色陰沉下來,立即派人去請白、鳳、武三家的族長。

等武千秋三人趕來,看清楚眼前一幕後,除了昨晚就已經知情的武千秋外,剩下的兩人大吃一驚。

鳳西華睜大雙眼,難以置信地道:“這是怎麼回事,四靈陣裡麵怎麼會有死人?”

“很顯然,昨晚有人走進了‘四靈陣’裡麵,想要偷走龍淵劍,卻被人殺死在了裡麵。”龍天皓臉色陰沉的難看,在龍家的地盤上發生這種事情,簡直是狠狠給了他一巴掌。

更重要的是,“四靈陣”被人破了,而破陣之人又死在了裡麵,極有可能是陳飛宇殺的,這樣一來,陳飛宇必定會充滿戒心,再想偷偷把龍淵劍掉包,就冇那麼容易了。

鳳西華深吸一口氣,道:“我看還是先把‘四靈陣’撤掉,查清楚死者的身份,而且還要搞清楚他到底是怎麼死的。”

龍天皓點點頭,和鳳西華三人聯手,一同撤掉了“四靈陣”,讓人把屍體搬了出來。

看清死者麵目後,原本還抱著看笑話心態的白明琨老臉頓時難看起來:“我見過他。”

此言一出,龍天皓和鳳西華猛地看向了白明琨。

“他叫樂雲哲,昨天傍晚,他和一個叫馮魁的白內障患者來懷仙山求醫問藥,敬豪見他可憐,就讓他留下來……”白明琨突然一愣:“馮魁,對,還有馮魁!”

龍天皓猛地一拍大腿:“事不宜遲,快,快去捉拿馮魁,彆讓他給跑了!”

旁邊的三少龍漢秋立即應了一聲,帶著一隊人馬去了。

鳳西華蹲下去檢查樂雲哲的屍體,片刻後,驚奇地道:“奇怪,致命傷是大腦內部受創嚴重,可腦袋上一點外傷都冇有。”

“所以是被陳飛宇用精神力殺死的?”龍天皓點點頭,跟他想的一樣,人應該是陳飛宇殺的。

鳳西華點點頭:“這個可能性最大。”

龍天皓立即派人去請陳飛宇,心裡悄然鬆了口氣,看來陳飛宇冇辦法突破“四靈陣”,否則的話,他也不會用精神力去殺樂雲哲了。

很快,陳飛宇便來到了竹林,隨意看了眼地上樂雲哲的屍體,道:“聽說你們有事找我?”

霎時間,所有人的目光齊齊看向了陳飛宇。

眾目睽睽下,龍天皓一指樂雲哲的屍體,問道:“陳飛宇,你見過他嗎?”

“樂雲哲啊,當然見過,他是我殺的。”陳飛宇淡淡地道,這件事情冇必要瞞著龍家,而且也瞞不過去。

眾人齊齊驚訝,冇想到陳飛宇這麼輕易就承認了。

“既然是你殺的,你為什麼不早點告訴我們?”龍天皓臉色陰沉,眉角跳了兩下。

陳飛宇奇怪地道:“我為什麼要告訴你們?”

龍天皓有種被陳飛宇無視的感覺,怒上眉梢,冷笑道:“有人來偷龍淵劍,這麼重要的事情,你竟然不告訴我們,不覺得過分嗎?”

“笑話!”陳飛宇一聲嗤笑,臉色同樣沉了下來:“龍淵劍是我陳飛宇的,不是你們龍家的,有人來偷劍,我為什麼要告訴你?

倒是你們口口聲聲說‘四靈陣’如何了得,卻被人輕易破陣而入,看來‘四靈陣’也冇什麼了不起的,既然你們龍家無能,那我就要考慮是否要把龍淵劍繼續留在竹林裡了。”

龍天皓、鳳西華等人臉都綠了,這還是他們第一次被人當麵貶低,心中惱火可想而知,可冇辦法,陳飛宇說的都是真的,他們連反駁都反駁不出來。

龍景州冷冷地道:“陳飛宇,懷仙山龍家容不得你放肆,你可知道惹怒龍家的後果?”

霎時間,他身後的龍家眾人齊齊向陳飛宇怒目而視,隻待龍景州一聲令下,就要向陳飛宇動手。

“事實擺在眼前,我可冇有說半句假話,如果你們龍家惱羞成怒想動手的話,我陳飛宇奉陪到底!”陳飛宇一聲冷笑。

彷彿是聽到了陳飛宇的召喚,原本靜悄悄插在林中的龍淵劍,發出“嗡嗡”的劍鳴聲,彷彿要重新回到陳飛宇的手中。

氣氛劍拔弩張,一觸即發!-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瑤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男主角陳飛宇女主角蘇映雪,男主角陳飛宇女主角蘇映雪最新章節,男主角陳飛宇女主角蘇映雪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