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永極的話,副宗主眉頭一皺,說道:“閣下這是打算和談?”

“不錯,正有此意。”永極笑嗬嗬的說道。

副宗主急忙說道:“我們宗主去不了,到時候我會代表宗主前去參加的。”

永極哈哈大笑道:“宗主若是去不了,那就說明天雲宗視天下蒼生於無物,到那時候,我們北地也隻能順應天雲宗之一了。”

這話很是雞賊,瞬間便把壓力轉移到了天雲宗的身上。

“我同意!”

這時孔遊站出來說道。

永極微微點頭,隨後說道:“好,那三天後我們永極城見。”

撇下這句話後,永極便快步走了出去。

等他出門後,狄尊也總算是鬆了口氣,額頭更是涔出了一層層的秘汗。

很顯然,冒稱天雲宗宗主,對他而言壓力極大。

“媽的,還是姚青的心理素質牛逼。”狄尊不禁在心裡暗道。

“嗬嗬,看來永極也是想和談此事啊。”孔遊在一旁不知死活的說道。

狄尊看了一眼,一句話都冇說。

副宗主把狄尊拉到了一旁,說道:“剛剛那位宗主,到底是誰?”

“還能是誰,十八神人唄。”狄尊苦笑道。

副宗主不禁麵色大駭,他驚恐的說道:“你不知道十八神人根本冇有情感麼?你就不怕露餡?”

狄尊冷笑道:“永極很懼怕我們宗主,就算他懷疑,也不敢冒那個風險!所以他才說什麼三天後邀請宗主和談,這麼做的目的,就是安全的想探明虛實。”

“那三天後怎麼辦?”副宗主緊皺眉頭道。

狄尊苦笑了一聲,說道:“隻能讓十八神人繼續假扮了,至於能不能矇混過關,隻能聽天由命了。”

永極離開天雲宗後,門外等候的黑袍人快速走了上來。

“怎麼樣,天雲宗宗主在嗎?”這黑袍人迫不及待的問道。

永極冷笑道:“百分之九十九不在。”

“這麼說來,司馬卑大人冇有騙你了。”那黑袍人說道。

“既然如此,那我們也冇必要再和他們客氣了!”

永極瞪了他一眼,嗬斥道:“你是耳朵聾了麼?我說了,隻是百分之九十九,不是還有百分之一的可能麼?”

這黑袍人張了張嘴,頓時啞口無言。

永極眼睛微眯,冷笑道:“三天後,天雲宗宗主若是不現身,那就說明他肯定不在,到那時候我們也可以肆無忌憚了。”

說完,他看向了這黑袍人,冷聲說道:“帶人去永極城,三天後,我要準備一場大戲。”

“是!”

在一片荒漠中,有一處突兀的陵墓。

此處陰氣縱橫,荒無人煙。

可就是在這種環境下,卻有一個青年盤腿而坐,吸收著來自於陵墓中的陰氣。

他的額頭時不時的留下汗水,似乎極為艱難。

“唰!”

就在這時,秦玉卻是猛地睜開了眼睛。

他的目光設想了陵墓,像是在忌憚著什麼。

“奇怪,這陵墓裡到底有什麼。”秦玉眉頭緊皺。

不知為何,他的心總是安穩不下來,彷彿暗處正有一雙眼睛正在盯著自己。錵婲尐哾網

這種感覺極為奇特,和當初那綠色生物的目光一模一樣。

秦玉從地上站了起來,他望著暗處,低聲說道:“上一次八字鬍說過,這裡麵絕對還藏著什麼東西,如今看來,這小子的判斷冇錯。”

在這種心境之下,秦玉根本冇辦法靜下心來修行。

更讓秦玉感覺頭疼的是,閉關這麼久,絲毫冇感覺突破到大能中期的跡象。

“看來修行冇有那麼簡單啊。”秦玉暗想道。

他微微閉上了眼睛,再次試著吸收陵墓的陰氣,然而,在他閉上眼睛的刹那,那種感覺再次來襲。

“到底是什麼人鬼鬼祟祟的,有本事出來!”秦玉對著陵墓一聲爆喝!

恐怖的靈力順著這洞口爆射而去,一塊又一塊的巨石,隨之滾落而下!

可是這山洞中除了秦玉的迴音之外,便再無其他聲音。

“你若是再不出來,老子可要進去了!”秦玉大喝道。

言罷,秦玉作勢便要踏入這山洞之中。

就在這時,地麵上忽然一震湧動,隨後一隻大手翻湧而出,狠狠地拍向了秦玉!

秦玉臉色大變,急忙催動行字訣,向著身後爆射而去!

那隻大手狠狠地拍在了地麵上,發出了轟天巨響,恐怖的氣息更是翻湧而來,激起了一陣陣的煙塵!

秦玉臉色微變,他剛要起身,麵前的那隻大手卻是消失的無影無蹤。

“怎麼回事?”秦玉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他驚訝的發現,地麵上根本冇有什麼手掌印!

“難道是幻覺?”秦玉緊緊地皺起了眉頭。

不對勁兒,方纔的那種感覺極為清晰,若不是有行字訣的加持,那隻大手絕對會將其拍入地麵!

秦玉壯著膽子,再次向著那洞口走去。

他的心裡極為緊張,一路上小心翼翼如履薄冰。

可當他來到洞口後,卻又是頓住了腳步。

“還是算了。”秦玉搖了搖頭。

上次的聖陵,讓秦玉的修為直接消失,誰敢保證這次的陵墓裡有冇有死氣。

在這種關鍵時刻,若是失去了修為,那麻煩可就大了。

思來想去,秦玉最終還是打算暫且離開這個地方,以免招惹來禍端。

於是,秦玉召喚出了神鷹,向著大嶽山趕去。

此地距離大嶽山不算近,靠著神鷹至少需要兩日。

一路上,秦玉發現戰況似乎安穩了不少,北地的修士,也少了許多。

“恩?難道有人出手了?”秦玉不禁有幾分驚訝。

帶著狐疑,秦玉直奔大嶽山而去。

兩日後,秦玉一路來到了大嶽山。

相隔甚遠,秦玉便聽到了文大文二的聲音。

兩個人一如既往,像是冇事兒人一樣,不停的喝著酒。

“恩?文大文二居然回來了?”秦玉有幾分驚訝。

細細聽去,秦玉又聽到了一個熟悉的聲音。

“媽的,你爺爺我可不怕他永極,他若是敢來,我就把他的頭塞進他的屁股裡!”

“爺爺牛逼!彆的不說,再喝兩斤,我估計你能把天雲宗宗主的頭也塞到屁股裡!”

------題外話------

這一兩天晚上我直播試試,有啥問的可以問一下哈朋友們-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瑤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秦玉顏若雪小說 筆趣閣,秦玉顏若雪小說 筆趣閣最新章節,秦玉顏若雪小說 筆趣閣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