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氏從懷中掏出一封皺皺巴巴的信,可見她已經反反覆覆翻折不少回。

覃宛接過信來,迅速展開看下去。

琨闍寫大燕的字體還不是很順手,歪歪扭扭的,但是至少能叫人看明白:

“抱歉,急去昌州,不願再給你們添亂。”

“銀子將來必百倍償還,從食肆裡借用百兩,情非得已。”

“小妹托付你們照顧,萬分感謝,後會有期。”

“琨闍。”

覃宛把這段話又讀了兩遍,呼吸急促起來。

“如今南蠻同大燕打仗,他要去昌州,是不是瘋了?”

她放下信紙,呆呆的坐下。

琨闍走了,那覃家食肆怎麼辦?

還好他隻是拿了銀子,冇有暴露身份危害到覃家。

雖說拿走百兩銀子對覃家打擊不小,但是不至於叫她元氣大傷,畢竟江州商船那邊許諾的白銀千兩不日就會到手。

“娘?”

覃宛回過神,看向秦氏,見她黑著臉遲遲不說話,試探的喚了一聲。

“整整一百兩啊!”

秦氏猛的站起來,氣的不行。

得知這個訊息後,她站都站不穩,半天都說不出話來。

當時凝竹還在後廚做菜,秦氏衝過去劈頭蓋臉的把凝竹罵了一頓,一肚子火全撒在凝竹身上。

凝竹懵了一瞬,不明何意,直到得知哥哥趁眾人午休的時候,拿了覃家百兩銀子偷偷跑了,她才崩潰的大哭。

這麼一鬨,覃家食肆便臨時歇了業。

兩個廚子,一個跑了,一個傻眼了,還怎麼燒菜?

還是許家姨娘冷靜下來,先是給夥計們都放了假,又叫了騾車載著兩人先回清平巷,把秦氏好一頓安撫。

凝竹一回來就直奔耳房,一下午都冇出來。

月兒和弈兒一早被元白薇帶出去,說是要帶他二人拜訪一位老先生。

剛纔許家姨娘見秦氏好不容易情緒穩定下來,就先回家一趟了。

這情況,覃家食肆明日還不知道能不能開業呢。

“娘,那會你怎麼不叫老三來通知我呢?”

覃宛見秦氏顛三倒四的把今日的情形大致說了一通,便啞然問道:

“若是那會剛發現的時候,咱們派人去追,冇準能把人追回來。”

“琨闍這一去,不知道何時才能再見,他銀子還不了便罷,要是因此丟了性命,凝竹那丫頭還指不定怎麼難過。”

秦氏原本就氣了一下午,這會聽到覃宛的話,更是憋屈的不行,朝她大罵:

“都這個時候了,你還在心疼她們兄妹倆?”

“你能不能多心疼心疼老孃我?”

“自從來了寧遠縣,起早貪黑的乾活,從擺攤到開食肆,咱們吃了多少苦,賺點辛苦錢容易麼?”

“怎麼被你說的,好像被拿走這一百兩輕輕鬆鬆似的?咱們家也要起早貪黑賺它個三個月纔有這利潤。”

“嘩啦一下,被個南蠻人拿走了,你還光知道心疼她們?”

“我呸!”

秦氏氣的朝地上吐了口口水。

“這天殺的玩意兒!”

“自己走就罷了,還把妹子丟咱們這,怎麼指望咱們給他養妹子啊?”

“他要是死在外頭,這百兩銀子也就隻能凝竹這丫頭來還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瑤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首輔大人夜夜翻牆:餓餓!飯飯!,首輔大人夜夜翻牆:餓餓!飯飯!最新章節,首輔大人夜夜翻牆:餓餓!飯飯!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